首页 > 行业资讯 > 马尔LNG项目面临的风险

马尔LNG项目面临的风险

2022-03-16

(一)能源地缘政治风险

 

第一,从能源供应国角度分析,在亚马尔LNG项目上,俄罗斯扮演着能源供应国的角色。来自俄罗斯的能源地缘政治风险主要体现在对中国的担忧与获取更多经济利益这两方面。首先,俄罗斯对中国的担忧主要来自于国际社会内部“中国威胁论”,特别是“中国能源威胁论”的出现。

 

“中国能源威胁论”称中国是国际能源的“掠食者”,中国对世界能源资源无限制的索取是国际原油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这种阴谋论是违背客观事实的,中国过去不曾、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对世界能源安全构成威胁。相反中国是维护世界能源安全的积极因素。虽然中俄合作的基础是高度的政治互信,但是基于本国国家利益的考量,俄罗斯在维护其本国能源安全与能源利益方面会存在些许担忧,特别是对外国企业参与项目的要求较高。

 

如在亚马尔两期项目的股权分配上,俄罗斯最大的独立天然气生产商诺瓦泰克都是占据主要份额,避免出现本国重大生产项目被外资主导的现象。其次是两国的经济博弈,主要体现天然气定价权。作为能源供应国,俄罗斯在天然气定价权上拥有较大的优势与话语权,基于经济利益考量,俄罗斯希望在经济合作中获得较高的相对经济利益。这种价格博弈是中国进行国际经济合作时出现的普遍现象。总的来说,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俄罗斯通过积极与日本、韩国、印度等中国周边国家进行能源合作来达到获取更多经济收益和平衡亚洲各国能源供应的目标。

 

第二,从能源需求国角度分析,在亚马尔LNG项目上,中国扮演着能源需求国的角色。虽然目前中国在极地能源开发方面的技术日益精进,但是中国在破冰船、极地开采等技术研究上还存在一定的上升空间,如中国目前所拥有的极地破冰船,只有一艘“雪龙二号”,因此在亚马尔LNG一期工程中,韩国大宇造船海洋株式会社承包了全部15艘破冰LNG船的建造。随着亚马尔LNG二期工程的正式启动,韩国三大造船企业大宇造船海洋、三星重工、现代重工也开始积极投入北极航线的破冰型LNG船的订单竞争之中。

 

第三,从两国之间的能源运输角度分析,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北极冰雪融化,从亚马尔半岛到中国的航线主要是寄希望于北极的东北航道的开发。

 

但是东北航道所经过的共5个海域完全可以通航的时间是在8-10月,共计三个月。而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北极东北航道是无法全线通航的,需要破冰船的引导,这就加大了航线运输的难度。同时东北航道内普通港口数量较少且补给能力受到限制。因此目前来说,北极东北航道还不够成熟,仍需进一步研究与开发。

 

第四,从两者共存的能源国际机制角度分析,中俄两国虽然共同参与制订了一些多边平台制度,但是在这些多边平台的内部仍然存在一些矛盾。首先,在能源领域内中国与国际组织中许多国家国内的法律制度不同,甚至有一些国家国内关于能源进出口的法律制度仍待完善,这就导致成员国之间难以通过多边平台进行能源贸易与合作。其次,组织内成员国之间的能源竞争也会造成成员国之间产生争端与嫌隙。如中国曾试图与哈萨克斯坦进行能源合作,但是由于俄罗斯的阻挠,这一能源合作最终停滞。因此通过多边平台,中俄两国的能源合作也会出现来自其他成员国阻挠和来自不同国家能源政策差异的风险。

 

第五,从能源供应定价权角度分析,在国际能源体系中,国际石油定价权是各国进行能源交易时争夺的重心,因此中俄在亚马尔LNG项目上的价格博弈是该项目能否顺利实施的核心。由于中俄着眼于两国长期的战略合作,两国无论在天然气管道运输还是在液化天然气领域都签署了相关的合作协议,因此目前中俄在天然气及LNG上的价格博弈呈现出互惠共赢的稳定态势,不存在两国人为提高或降低价格的现象。总的来说,在能源供应定价权领域,中俄亚马尔LNG项目所面临的风险较低。

 

(二)域外国家的地缘政治风险

 

中国在亚马尔LNG项目面临来自其他大国的风险,主要分为来自亚洲域内国家以及域外大国,其中亚洲国家主要包括韩国、日本与印度,且这三个国家都属于能源对外依存度较高的国家。由于俄罗斯自身对中国的防范、主导与制衡,因此俄是不会选择只与中国一国进行双边合作的,而是选择与亚洲其他大国进行多边合作以达到制衡中国、防止中国一家独大。同时,亚洲主要大国也都属于国内资源匮乏、能源对外依赖度较大国家,因此中国在未来亚马尔LNG项目中的造船厂竞争、股份竞争上都将面临较大的风险。

 

韩国在北极资源开发上的优点在于油气加工、运输技术较为发达。数据显示,韩国天然气公司(KOGAS)和韩国国家石油公司(KNOC)在全球已参与了大量海外能源项目,且韩国与俄罗斯在天然气方面一直处于积极合作状态,如2008年两国领导人签署《俄韩天然气供应谅解备忘录》。同样,日本天然气资源进口比例高达97%以上,且日本进口液化天然气需求量远远大于中国和韩国。

 

日本与俄罗斯在石油领域的合作较为频繁,在天然气领域的合作相比于石油则明显较弱。2019年,亚马尔LNG项目中除中俄法三国购买股权之外,日本三井物产也购入了一定的股权。日本在亚马尔LNG项目上与中国的竞争度是大于中韩的,且日本是最早提出“中国威胁论”的国家,因此日俄之间密切的能源合作有可能会降低中俄之间的互信程度,对中国的能源安全起负面作用。最后俄罗斯与印度具有良好的地缘政治基础。2010年,两国关系提升为“特殊的和有特权的战略伙伴关系”,因此两国能源领域都具有巨大的发展与合作空间。随着俄印之间政治关系不断强化,未来印度在全球能源体系中的地位也会不断上升,从而对全球能源地缘政治格局产生较大影响。

 

在亚马尔LNG项目上,除了亚洲国家对中国存在高风险之外,域外国家即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也是中国实施此项目较大的阻碍。近年来,美方一直强调中俄是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2021107日,美国中情局宣布成立新机构“中国任务中心”,该机构的职能将专门针对中国,应对中国给美国带来的国家安全挑战和全球性挑战。同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布鲁塞尔峰会后对俄罗斯实行“抵近钳制”战略,试图削弱俄罗斯北极的军事力量。因此,中俄在亚马尔项目的成功推进与美国的北极利益以及国家能源战略相冲突,美国势必会对亚马尔LNG项目进行阻挠。欧洲国家的能源消费需求变化也会增加中国在亚马尔LNG项目上的竞争风险。近期,由于欧盟国家在短时间内希望通过快速降低能源消费量达到保护环境、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目标,因此,欧洲有意减少与俄方的长期供应合同,随后其消费市场出现天然气短缺和天然气价格持续攀升的现象。面对作为俄罗斯的传统能源消费市场的欧洲国家,俄罗斯表示有能力向欧洲增加天然气供给量。为了在短时间内缓解能源短缺问题,欧洲国家会相应调整其能源消费政策,由急剧减少能源消费量转为过渡型缓慢减少能源消费量,其天然气需求较前期相比会有所提升,这就给中国增加了能源竞争风险。


240
2
0
评论 (0)
智燃网致力于推动智慧燃气发展,提供智慧燃气解决方案,为中国燃气信息化进程助力
忘记密码?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注册
返回账号登录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