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能源价格上涨将对我国产生哪些影响?

能源价格上涨将对我国产生哪些影响?

2022-02-26

一、国际能源价格上涨向国内传导


我国是世界能源进口大国,能源对外依存度高,原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分别超过70%和40%。在2021年上半年,国际能源价格上涨的背景下,受经济恢复需求扩张和国际能源价格上涨输入性影响,我国生产价格指数(PPI)持续上涨。在PPI快速上涨的过程中,由于国家通过宏观经济政策有效切断通胀传导路径,加之生猪产能恢复,猪肉价格大幅回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呈现温和上涨。


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是经济活动的能量来源,能源价格上涨将首先通过化工、电力等行业传导至国民经济的生产端,引起国内工业企业产品出厂价格上涨,引发生产价格指数(PPI)上升。然而,此次能源价格上升,在产业链中形成明显的上中下游分化,对产业链中下游企业形成较大的冲击,中小企业利润承受压力,而上游企业则从此次价格上涨中普遍受益利润增加。部分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引发国家高度关注。


2021年末,针对煤炭价格上涨,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提出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煤炭价格上升,发电企业购买煤炭发电的成本提高,2021年三季度,大多数火电企业处于亏损状态。此时,发电企业只能限制发电量,减少自身的亏损,国内电力供给短缺会造成下游的企业不能正常开工生产,从而引发一连串的问题。同时,煤炭作为大宗商品,其价格的上升对于其他大宗商品也有一定的带动影响,导致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上升,就像一个“多米诺骨牌”,初始端的变动带动一连串的“联动”,电力价格上调将打开能源价格上升向通胀传导路径中最重要的一扇大门。但此次我国电力价格调整并未涉及到居民用电,体现了我国政府对于“保民生”的坚定决心,阻断了通胀向居民消费端传导最直接的路径,很大程度稳定了CPI的温和上涨趋势。


二、高企的化石能源价格对新能源产业发展的影响


2020年新冠疫情初期,过低的能源价格在消费层面放慢了我国能源转型的脚步,一定程度削弱了社会对能源转型的坚定意志。而供给方面,传统能源的价格低迷,传统能源业务利润下降,极大地促进了传统能源企业向新能源方向转型,在新能源产业中提前布局。2020年下半年以来,不断攀升的能源价格进一步转变了消费者层面对新能源的态度,提醒我们意识到传统化石能源的高成本与有限性,使各国能源投资目光进一步聚焦到新能源产业。虽然我国当前新能源产业装备制造与发电成本已经大幅下降,但由于全产业链技术不配套、不成熟,储能和电网波动容忍率低,全国能源供给中新能源占比只有十分之一,目前保障能源供应稳定性仍然需要依靠化石能源;而且传统化石能源价格上涨通过上游原料、电力和运输等传导途径,增加了中游新能源设备制造企业的生产成本,不利于下游新能源发电企业投资成本的降低与新能源发电规模的进一步扩大,新能源产业链迎来了一个“风口吹向上游,中下游成本高企”的特殊时期。


三、恐慌预期对能源产品的供应缺口产生了放大效应,从而推动能源价格快速反弹


当前,国内外能源产品已经普遍市场化运行,上下游市场竞争激烈。在能源市场供需关系出现逆转时,尤其是从供大于求向供不足需转变时,市场容易产生恐慌心理,从而放大能源产品的供应缺口,也就是“公交车效应”:即公交车上有100个座位,如果有101个人等待上车,那么人们会争先恐后地争着上车抢座,虽然供需差只有1%,但人们都担心自己成为那一个没有座位的人,从而形成公众的恐慌心理。


以煤炭为例,由于疫情初期煤炭低位价格影响下的产能恢复速度有限,2021年3月至9月,7个月中4个月全国原煤产量同比增长为负。从2020至2021年数据来看,疫情暴发以来我国煤炭产量并没有大幅下降,而是稳中有升,但产量增长幅度并不能完全满足我国经济社会的总体需求,加之人为炒作和煤炭供应紧缺预期通过互联网高速传播,人们的恐慌心理将成倍放大能源供应缺口,从而争先恐后地抢煤“上车”,推动国内煤炭价格大幅上升。


本文整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643
2
0
评论 (0)
智燃网致力于推动智慧燃气发展,提供智慧燃气解决方案,为中国燃气信息化进程助力
立即提交
忘记密码?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注册
返回账号登录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