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疫情肆虐下的全球能源价格波动将带来哪些影响?

疫情肆虐下的全球能源价格波动将带来哪些影响?

2022-02-25

新冠疫情暴发至今,全球能源价格走出一轮从大幅下降到大幅上涨“过山车式”的行情。全球新冠疫情暴发,全球经济经历衰退预期的到来,能源需求断崖式下降,使世界能源市场各类能源经历了一次历史性的价格下跌。随着中国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欧美国家奉行自由主义与群体性免疫策略,放松对民众出行的管控,疫情中的经济复苏预期提前来临,国际能源价格也随之开启了长达一年的上升期:布伦特油价由2020年9月的42.12美元/桶上升到2021年9月的78.36美元/桶;美国洲际交易所天然气价格由2020年9月的不到2美元/百万英热大幅上涨到2021年10月底的6.1美元/百万英热;国内动力煤主力期货也由2020年9月的614.4元/吨上涨到2021年10月的最高1829元/吨。


新冠疫情下,国内外能源价格大幅波动反映的不仅是简单的能源供需不平衡,其背后是新冠疫情这一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对世界经济正常运行的干扰,相关人为政策和国际政治博弈因素加剧了国际能源供需失衡。基于此背景,本文从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三个方面,分析2021年下半年造成国内外能源价格高涨的原因,对未来国内外能源价格趋势进行预测,并结合我国国情提出可行的建议与策略。


一、新冠疫情影响国内外能源产能


2020年初,新冠疫情全球性暴发,在世界经济衰退预期下国际能源价格暴跌。


石油市场国际方面:主要石油供应国沙特、俄罗斯等国家短期内并未立刻达成减产协议,甚至意图进一步扩大产量,乘机低价抢占国际能源市场,加之疫情初期本就处于高位运行的石油库存,石油供应大于需求,进一步加剧石油价格下跌。石油市场国内方面:新冠疫情暴发初期,我国政府本着“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原则,为迅速应对新冠疫情,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切实有效的疫情防控,全国人民齐心协力,通过降低人口流动有效遏制了新冠疫情在我国的大范围传播。人口流动性的降低,使国内石油需求量大幅下降,国内石油市场供大于求,2020年1月到4月疫情严控期间,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原油主力合约价格从542.6元/桶下降至206.6元/桶,出现阶段性低点。


天然气市场国际方面:新冠疫情初期天然气需求预期下降,但由于世界天然气消费市场中,民用燃气与发电用气占到了相当大比重,需求下降预期较小,故相对于石油价格,国际天然气价格下降幅度较小,但仍然达到近年最低水平。天然气市场国内方面:得益于近年来我国加大对天然气“产供储销”各个环节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我国天然气进口长期协议合同比重较大,疫情初期及之后的疫情常态化阶段,国际天然气价格波动对国内天然气价格的传导力度较小,国内天然气价格保持较为稳定状态。


煤炭市场方面:由于我国煤炭对外依存度很低,国内煤炭价格受国际煤炭供需与价格波动影响较小,国内煤炭价格主要受国内煤炭供需状况影响。全球新冠疫情暴发后,受疫情影响,国内煤炭需求短期内大幅下降,煤价接连下行,国内动力煤主力期货价格在2020年4月达到近年来最低点479.8元/吨。


能源市场价格的暴跌打击了国内外能源生产企业的生产积极性。石油方面:40美元以下/桶的国际油价击穿了美国页岩油开采公司的最低成本,美国页岩油企业面临着较大的成本压力。天然气方面:新冠疫情进一步增加了美国天然气生产企业运输成本,由于国际天然气价格大幅下降,欧美天然气市场价格差距进一步缩小,美国天然气生产商利润空间急剧压缩,影响了国际天然气生产厂商的产能扩大意愿;欧洲与俄罗斯地缘对峙不断升级,加之疫情初期非常之低的天然气价格,俄罗斯方面也在刻意减少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以促使天然气价格回升。


煤炭方面,面对疫情初期低位的煤炭价格,我国煤炭企业积极做好产能调控,调整能源供需均衡,避免了煤炭价格进一步下跌。新冠疫情初期能源价格大幅下跌不仅严重影响现有能源产能,也将进一步影响未来市场对能源开采领域的投资,降低能源产量增长预期,进而为2020年下半年以来国内外能源价格持续上升埋下了伏笔。


二、新冠疫情常态化时期供给和需求短期错位


新冠疫情常态化时期,经济逐渐复苏,但能源供应没有同步恢复。三种能源(石油、天然气、煤炭)中产能供应恢复速度最慢的是天然气,其次是石油,最快的是煤炭,这与各种能源生产特点有关。天然气产能提升主要依赖“供储销”环节的基础设施建设,而设施建设周期较长;煤炭的运输、仓储相对于天然气与石油来说更加灵活,且安全性要求更低,产能恢复周期最短。由于能源供应恢复的滞后效应,能源的上游产能恢复工作需要一定的时间,而经济恢复则不需要这么多的滞后时间,从而导致能源供应不足与短期供需错位。


天然气产能恢复周期较长,故天然气供需错位持续周期相对于其他化石能源将会更长。


天然气市场国际方面,以俄罗斯向欧洲供应天然气为例,俄罗斯是欧洲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国,占据整个欧洲天然气市场40%的供应份额,但其本身也是天然气消费大国,国内需求高企。最近,俄罗斯缩减欧洲供气量,导致欧洲液化天然气(LNG)储存量减少,天然气价格上涨。国内方面,受国际天然气价格上升影响,2021年国内进口LNG均价为10.5美元/百万英热,较2020年LNG均价上升54.4%,但远低于欧美市场天然气价格上升幅度。其主要原因在于长期协议合同进口LNG占总进口比重达到了70%,而管道进口天然气显著低于往年价格,均价为5.5美元/百万英热,国内天然气不同进口来源的价格差异,也体现出世界天然气市场较大的地缘性差异。


三、通货膨胀加剧能源需求与价格的上升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世界主要经济体为应对经济衰退实行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大幅增发货币将新冠疫情对自身的影响转嫁给其他国家,导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上涨;而此次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幅度相比于本世纪前两次经济危机(互联网泡沫危机、美国次贷危机引致全球金融危机)更大,主要是因为此次美国等发达国家货币放水方向是民众消费,而近年来消费需求在整个世界经济中的占比明显提高,部分增发货币直接发放到民众手中,加之互联网时代信息的高速传递,进一步放大物价上升预期,最终形成全球物价与劳动力成本螺旋上涨的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2020年下半年,中国仅用短短半年的时间,迅速从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中恢复了正常的经济运行和生产生活,成为世界上唯一可以正常运转的“世界工厂”。从四面八方涌向中国的生产订单,使我国生产企业不得不面对高涨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开足马力生产加工,消耗大量电力与化石能源,增加了我国对于化石能源的需求。


四、《巴黎协定》背景下世界能源政策转变抑制化石能源开采


2021年1月,美国前总统、共和党人特朗普正式卸任,标志着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天然气生产国以及石油天然气以美元交易的锚定国,其对传统化石能源的政策支持已经结束。美国现任总统、民主党人拜登上台后重返《巴黎协定》,并表示美国政府不会继续鼓励扩大化石能源开采,美国政府的能源安全目标从能源独立向清洁能源独立转变,并大力支持传统能源企业积极向新能源方向转型发展。


面对世界范围内来势汹涌的“新能源革命”,OPEC国家和世界其他主要产油国在“限产不增产”问题上保持了高度一致,主要原因在于:此次世界各国的新能源发展浪潮极大动摇了石油在世界经济、工业以及能源体系中的地位,触及主要产油国核心利益。相关国家认为,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的历史浪潮已经来临且不可逆转,加之新冠疫情这一催化作用,主要产油国之前通过低油价抑制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政策已经不可持续,越来越高的“碳中和”呼声促使OPEC集团为石油市场可持续性来平衡油价的动力减弱。在新能源替代化石能源之前,化石能源利益集团必然要达到两个目的:一是不再大规模建设新的石油生产线,维持现有供给规模,避免未来新能源替代导致石油需求下降;二是在化石能源占主导时期,尽可能多地获取经济利益。


天然气方面:由于天然气运输极大依赖管道、LNG接收站和门站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天然气运输的灵活性不及石油运输,故天然气市场较石油市场存在较强的地域性差异,且价格联动性较弱。天然气价格最高的是欧洲市场,由于本就存在的俄欧政治对峙,加之新冠疫情导致各国国内经济受挫,急需寻找外部矛盾转移国内矛盾,俄欧政治博弈受到新冠疫情的催化作用激烈程度进一步上升。欧洲多年来一直发展新能源发电和天然气发电等清洁能源发电项目,极力推进“碳中和”进程。在此情况下,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制裁”无疑是相当有效的经济和政治策略,况且俄罗斯在天然气出口限制的同时会带动天然气价格上升,自身也获得一定的经济利益,已弥补欧美对俄制裁所造成的损失。


国内方面:2020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2030前实现碳达峰、2060前实现碳中和的减碳目标,一年多以来,我国各地方政府全力推动碳减排进程,但期间也出现个别地区短期“运动式”减碳现象,对煤炭产能增速造成一定影响,放大了我国煤炭价格的波动幅度。2021年10月以来,国家有关部门积极协调增加煤炭产能,准确把握煤炭在“双碳目标”实现中的地位,国内煤炭价格出现了明显的回落。


本文整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319
2
0
评论 (0)
智燃网致力于推动智慧燃气发展,提供智慧燃气解决方案,为中国燃气信息化进程助力
立即提交
忘记密码?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注册
返回账号登录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