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碳中和背景下燃气行业的发展环境

碳中和背景下燃气行业的发展环境

2022-02-04

1安全生产形势复杂严峻

 

燃气具有易燃易爆易扩散特性,且燃气行业属市政公用事业,风险隐患点多、面广,安全生产关系重大。随着中国燃气行业规模持续扩大、市场繁荣发展,管网覆盖率提升,燃气管网外力破坏、高压运行、腐蚀老化等问题突出,部分企业施工质量欠佳、操作不规范、片面追求短期利润而忽视安全生产投入,加之区域内燃气市场碎片化发展,经营企业良莠不齐,地方政府安全监管大,行业安全生产形势复杂严峻。

 

根据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安全管理工作委员会发布的《全国燃气事故分析报告》,得益于我国燃气行业持续加大隐患排查力度,2017—2020年中国内地燃气事故总体呈下降趋势,分别为925、813、721、615起;2021年燃气事故有所回升,呈多发势头,仅1—6月已发生544起。2021年6月以来,湖北省十堰市等多地相继发生燃气爆炸事故,国家部委和地方政府开展了一系列专项整治工作,燃气行业安全生产警钟再响,加大安全生产投入和进一步规范管理势在必行。

 

2能源结构转型的机遇与挑战

 

2020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发言时,首次提出中国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CO2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碳减排总体目标(简称“双碳”目标)。在“双碳”目标下,中国将加快能源结构的脱碳化进程,实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动,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

 

对于燃气行业而言,可再生能源的替代,机遇与挑战并存。在机遇方面,天然气作为清洁低碳的化石能源,既是实现能源结构向低碳转型的现实选择,也是可再生能源规模化发展及新型电力系统保持安全稳定性的关键。根据预测,中国天然气需求将在2040年前后进入峰值平台期,约(5500~6500)×108m3/a,2020—2040年期间的年均增长超过2.8%,其中天然气的需求增量主要来源于发电和工业燃料,用以支撑电力和工业部门的碳减排行动计划。2021年以来,中国加强落实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政策,坚决遏制“两高”(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盲目发展,开启了电力和工业部门的碳减排行动进程。在挑战方面,可再生能源近年来的技术进步使其成本进入竞争区间,在“双碳”目标约束下,氢能、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将逐渐占据主体地位。在终端市场上,全社会终端电气化率提升,2050年中国整体终端电气化率将由2020年的26.8%预计提升为45.1%~60.2%。用户的天然气需求场景面临竞争,用气分散的城镇燃气和工业燃料领域存在下行压力,清洁采暖需求的释放则成为天然气市场重要支撑,预计总体需求量中长期处于平台期。

 

3新常态下企业间经营环境分化

 

特许经营区域是燃气企业生存发展的基础。“十三·五”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产业结构深度调整,城镇化进程逐渐进入下半场,人口持续由中小城市向中心城市、大都市集聚,不同区域经济结构和增长动力开始分化。工业发达地区在“煤改气”政策助推下,天然气需求快速增长;经济增长乏力、人口外流的区域,天然气增长则主要依靠城镇化进程的自然增长以及居民采暖的“煤改气”。工程安装业务所依托的房地产行业坚持“房住不炒”定位,行业增速开始放缓,不同区域市场分化,燃气行业传统的“以安补销”模式面临挑战。

 

“十四·五”期间,中国经济发展前景向好,但依然面临转变发展方式、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任务,再加上人口总规模增长惯性减弱、新冠疫情、外部环境变化,各类衍生风险不容忽视。在中国降低天然气中间环节成本的总体监管思路下,燃气企业间经营环境的分化将进一步加大,特别是对于区域经济基础薄弱、气源采购议价能力和成本管控水平不佳的企业将更具挑战。

 

4产业政策引导区域化规模化整合

 

碎片化的燃气市场格局为保障供气安全、全面推进配气价格成本监审、统一提升服务水平带来诸多弊端,近年来日益受到关注,部分地方政府已提出相应的规模化导向政策。2020年,浙江省率先提出“推动城镇燃气扁平化和规模化改革,开展管道燃气特许经营评估,鼓励城燃企业间进行规模化、集团化整合”并发布了管道燃气特许经营评估的管理办法;云南省则提出对“圈而不建”的特许经营权全面清理。2021年,广东省跟进相关政策,提出“以市场化方式推动城燃企业规模化整合”;陕西省提出要出台本省的燃气特许经营评估管理办法。各地逐渐将燃气特许经营评估、清理“圈而不建”、鼓励规模化整合等一系列引导政策提上日程,有望推动燃气行业间并购重组,朝着“一城一企”的方向发展。

 

5行业监管政策日渐完善

 

2017年以来,作为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中国深入推进“X+1+X”的油气体制改革总体框架。同时,还提出燃气行业主要政策监管方向为“促进天然气配售环节公平竞争、降低中间环节成本、严厉打击燃气企业的竞争与垄断行为”。针对燃气销售/配气业务,2017年6月国家发改委在《关于加强配气价格监管的指导意见》提出,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总体思路,加强城镇燃气配送环节价格监管,配气价格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的原则制定,且准许收益率按不超过7%确定等。针对燃气工程安装业务,2019年6月国家发改委在《关于规范城镇燃气工程安装收费的指导意见》明确“收费范围仅限于建筑区划红线内用户资产,初装费、接驳费、开通费等一律不得收取,工程安装收费原则上成本利润率不得超过10%”。

 

上述多项政策构成了燃气行业监管政策的总体框架,后续各地方政府相继落地具体实施要求,成本监审、服务标准、信息公开等要求逐渐严格。2021年,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五部委在《关于清理规范城镇供水供电供气供暖行业收费促进行业高质量发展意见的通知》进一步强调“取消燃气企业应通过配气价格回收成本的收费项目和取消与建筑区划红线内燃气工程安装不相关或已纳入工程安装成本的收费项目”及“加快核定独立配气价格”,在监管政策体系基本完善的背景下,以降低中间环节成本、打击限制竞争和垄断行为的监管力度进一步提升。

 

6上下游企业竞争激烈

 

管网、LNG接收站等基础设施具有自然垄断性,油气管网独立以来,上游资源供给侧正形成多主体、多渠道竞争态势,管网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力进一步提升。为稳定市场份额、对冲风险,上游资源企业多措并举,不约而同地发挥各自在资源、资金、保供等方面的差异化优势,提升燃气销售溢价或以资源换股权,加快进入燃气市场。在日趋困难的经营环境下,部分中小型燃气企业只能让渡股权甚至退出市场。大中型燃气企业为维持市场份额,实现规模化、集约化发展,也加入竞争之列,行业掀起并购热潮,兼并重组不断推进。同时,燃气行业准入条件放宽,2019年6月,中国取消了50×104人口以上城市燃气管网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至此外资也加入竞争之列。


本文整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32
2
0
评论 (0)
智燃网致力于推动智慧燃气发展,提供智慧燃气解决方案,为中国燃气信息化进程助力
立即提交
忘记密码?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注册
返回账号登录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