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什么是碳达峰、碳中和?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什么是碳达峰、碳中和?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2021-12-29

一、碳达峰、碳中和是由两个阶段组成的有机整体


碳达峰、碳中和两个阶段的总体发展方向是一致的,但也存在一定的差异。①发展阶段不同。碳达峰是碳中和的必经阶段与先决基础,而碳中和是碳达峰的最终目标与倒逼约束。②发展基础不同。碳达峰是在能源消费增长、非水可再生能源规模导入的背景下,高碳化石能源的逐步达峰与控碳过程;碳中和则是在能源消费达峰、化石能源设施逐步退役的背景下,非化石能源的加速增长过程。③发展重点不同。2030年前以控碳为重点,为可再生能源成熟发展赢得时间;2030年后以可再生能源体系构建为重点,推动能源结构革命性转型。整体来看,既不能割裂两个阶段来制定能源转型路径,更不能把两个阶段弱化合并为一个阶段;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目标是我国近期能源转型发展的重点。


碳达峰、碳中和


二、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能源转型发展面临的挑战


能源转型的实质是各领域用能结构的升级与优化调整、能源供需体系与巨量基础设施的升级转换。


目前,我国是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能源消费量仍将持续增长,化石能源占比高,化石能源基础设施存量大、新度高,能源转型发展面临任务重、时间短、成本高等多重挑战。


1.能源体系规模大、减排任务重


我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能源生产、转化、输配、供应体系,2020年的能源生产总量为.08×109tce、能源消费总量为4.98×109tce,约占全球能源消费总量的25%;火电、水电、风电、光伏装机规模均位居世界首位。我国当前仍处于工业化后期,短期内用能需求仍将持续增长。国内外多家机构的预测结果表明,我国能源消费总量将在2035年前后达到峰值(约5.7×109tce)。在碳排放方面,美国的历史峰值为5.7×109t,欧盟的历史峰值为4.4×109t,而我国的碳排放峰值可能在2030年前突破1.04×1010t。由此可见,我国能源结构优化调整和碳减排任务艰巨且繁重。


2.能源转型时间短


欧盟各国在20世纪90年代已实现碳达峰,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也已在2010年左右实现碳达峰;按照全球2050年净零排放目标计算,碳达峰与碳中和的时间间隔多在40~70年,平均周期约为50年。我国碳达峰、碳中和的时间间隔仅为30年,在经济持续发展、用能持续增长的情况下推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将面临发展与减排的双重压力。因此,在距实现碳达峰目标不足10年的情况下,亟需统筹短期和中长期发展,把握“十四五”的窗口期、关键期,为实现短期达峰和中长期中和目标筑牢基础。


3.能源转型成本高


根据测算,我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总投入约为136~300万亿元,占到2030年前全球实现净零排放总投资成本的1/3。能源转型成本高昂,在充分引入社会资本、最大化发挥市场调节机制来推动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同时,更要妥善解决好化石能源基础设施搁浅带来的成本浪费问题。例如,欧洲、美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煤电机组平均服役年限约为40年,目前正处于规模退役期,煤炭发展周期与低碳转型趋势具有一致性;我国由于工业发展起步较晚,煤电机组平均投运年限仅有12年,“一刀切”式的煤电机组退出机制会带来极大的资产搁浅成本。为此,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过程中,既要防范以现实问题为借口的转型迟滞,更要防范不顾实际的转型冒进;应按照自身节奏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行动,稳妥处理好发展和减排、近期和中长期的关系,兼顾不同能源品种在不同阶段、不同领域、不同地区的发展需要,因地制宜,探索整体转型背景下能源转型路径的最优方案。


本文整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6
2
0
评论 (0)
智燃网致力于推动智慧燃气发展,提供智慧燃气解决方案,为中国燃气信息化进程助力
立即提交
忘记密码?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注册
返回账号登录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