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多地上调非民用天然气价格,谁在受伤?

多地上调非民用天然气价格,谁在受伤?

2022-05-28

天然气价格上涨,城燃企业一季度利润大幅下滑甚至亏损的背后,顺价不顺的弊端显现。


近日,多家上市城燃公司发布一季度业绩报告。不同于2021年年报的一片向好,多家上市城燃公司出现利润大幅下滑甚至亏损。“一季度我们过得比较艰难,而且以目前的情形看,可能整个2022年我们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一位不愿具名的城燃公司负责人说。种种因素的叠加下,2022年城燃公司的日子将会很难熬。


增量增收不增利


城燃公司的困境在一季度报中一览无遗。“虽然销售量和收入同比都在增加,但利润在下降。这让企业苦恼不已。”天风能源研究员赵晓亮说。


作为贵州省非居民用气的供气大户,贵州燃气在2021年向贵州省主要城市、核心经济区和主要工业园区输送了超14.97亿立方米管道天然气,下载的管道天然气占贵州全省管道天然气使用量的近78%。2021年贵州燃气的营业收入约50.88亿元,同比增加19.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76亿元,同比减少14.56%。


到了今年一季度,贵州燃气的营业收入增长了27.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却亏损了6198.5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额达到6562.1万元。而去年同期,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是1743.8万元。


面临同样困局的还有长春燃气。2021年,长春燃气开栓供气用户5.6万户,燃气用户169.2万户,日供气量最高达到330万立方米,年销气量5.04亿立方米,较上年增长18%,全年实现业务收入17.97亿元,较上年增长15%,利润指标超额完成年初计划目标。而到了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增长了15.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却亏损了1167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额达到了1571.6万元。


类似的企业还有百川能源、深圳燃气等。“2021年夏天开始,国内天然气供需格局整体呈现价高量紧的态势。城燃企业基本没有机会储备低价气源,还要承担保供责任。加上顺价机制不畅,城燃企业经营压力很大。”赵晓亮说,“时至2022年一季度,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国际LNG供给紧张程度提升,海外高气价通过转口等形式向国内传导,加剧了城燃企业的经营压力。”


顺价机制仍不顺


我国LNG价格、工业用户的直供气以及城燃的增量气已经完全市场化,由上下游企业自行谈判。而城燃合同内的管道天然气价格则受国家基准门站价管控,上浮最高不超过20%。但城燃企业的终端销售价格由地方政府监管,导致上游气源价格攀高时出现价格倒挂问题。


“当前,顺价压力仍被集中堵塞在‘上游企业—城燃企业—终端消费市场’这一环节。若两头无法疏导,将直接导致城燃企业成本倒挂。”中国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智库研究室主任冯煦明说。这种情形下,气源结构随行就市的城燃企业面临着效益下降的风险。


到4月末,我国北方采暖季已经结束,国内燃气市场本应迎来淡季。然而,今年的形势呈现“淡季不淡”的状态。从价格上看,3月以来,“三桶油”陆续发布新一合同年定价政策,综合价格较基准门站价格的上浮比例普遍在35%~60%,一省一价存在较大差异。从合同气量来看,来自行业分析机构清能咨询的一份报告显示,今年管道气供应合同量约只有去年同期合同量的80%~90%。“管道气供应量的收紧,令供气企业成本压力倍增。”冯煦明说。


很多城燃企业希望各地能按照上下游顺价机制尽快调整销售价格。上海、湖南、浙江舟山、河北石家庄、广东韶关等地接连出台淡季非居民天然气价格方案,但并没有完全顺价到位,即便顺价了对城燃公司来说也是杯水车薪。而全国还有更多的地区没有出台淡季顺价方案,或者说很多地方政府因考虑民生等问题仍在纠结犹豫。今年住建部等部委力推老旧管网改造,对城燃企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按照目前的趋势,发展越快的城燃公司越吃亏,因为需要被迫采购大量的高价合同外气量以满足市场需求。合肥某大型燃气集团从业人员表示,目前公司天然气成本倒挂,但仍需按政府要求不停一户气、不停一方气。“我们的主要气源是管道气,LNG只是补充。但现在管道气增量合同天然气价格偏高,补充购买的LNG价格也处于高位,加之现在的营商环境对我们的要求很高,急需政府各项政策支持。”


山东一位不愿具名的燃气行业人士表示,目前城燃公司在向政府部门申请提价和补贴,但效果并不明显。


合理的成本分摊机制是关键


由于非居民用气顺价有明确上限且上浮幅度有限,远低于城燃公司的实际进气成本上涨幅度,超限部分只能由城燃公司自行消化。


若顺价机制顺利落地,则意味着天然气终端工业用户要分担城燃公司的成本压力。“工商业用户用气量大,其用气价格理应低于居民气价。但我国长期以来一直采用较低的居民气价模式,而对工商业用户实行高气价再进行交叉补贴,导致价格水平不能完全反映用户实际应负担的成本,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价格机制发挥作用。”赵晓亮指出。


“非居民用气终端销售价格的季节性联动机制已基本形成,但多以冬季用气高峰时上调为主,淡季用气低谷时下调却很少。我们在调研走访中了解到,工业用户对气价联动政策的认可度并不高,交叉补贴现象较为突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说。


在郭焦锋看来,完善天然气价格市场化,首先应最大程度消除由于交叉补贴引起的价格扭曲,尽快全面理顺天然气定价机制,建立合理的成本分摊机制。“应积极推进城镇燃气配送网络公平开放,减少配气层级,严格监管配气价格,探索推进终端销售价格市场化,以‘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为基础,尽快理顺价格机制,消除交叉补贴。”


而这,需要一系列联动。在业内人士看来,不具备取消门站价格管制条件的地区应完善门站价格形成机制,促进定价机制由政府管制向与油价挂钩转变;具备取消门站价格管制条件的地区应加快发展天然气市场交易中心,促进定价机制从与油价挂钩向“气与气竞争”转变。


合理的价格是平衡各方利益的重要杠杆,更是天然气产业健康发展的关键。但目前我国,缺乏天然气市场基准价。这意味着发展天然气市场交易中心,通过交易中心的基准价格替代政府定价,是实现天然气价格市场化的一条重要路径。与此同时,应加强自然垄断业务监管,推进配售环节公平竞争试点改革,推动城燃企业整合,提高经营和服务效率,以高质量的经营促进业绩提升。


来源:中国石油报

221
2
0
评论 (0)
智燃网致力于推动智慧燃气发展,提供智慧燃气解决方案,为中国燃气信息化进程助力
立即提交
忘记密码?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注册
返回账号登录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