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俄罗斯断供欧洲天然气,德国将何去何从?

俄罗斯断供欧洲天然气,德国将何去何从?

2022-04-24

作为油气资源的贫乏国,德国石油和天然气大部分需要进口,其中55%的天然气要靠俄罗斯提供,所以才先后有了北溪一号和二号。今年初,国际风云突变,让德国陡然直面了俄罗斯天然气断供的风险,迫使其不得不另开途径寻找替代方案。然而这并非易事。虽然可从美国和卡塔尔购买,但是这两个国家提供的都是液化天然气,可德国目前还没有相应的液化天然气接收站。


因此,德国必须找到其它应对措施。从短期看,该国当前储气最多坚持到今冬;从中期看,储气会获得盈利,还可重新启动具有灵活性的燃煤供热;从长期看,需要综合解决方案,包括新建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加大地热开发力度、加快电转热的应用等。


其实,德国一直有建设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计划,期间也有具体项目落地。不过德国审批手续繁多,一般需要5年时间。即使新一届政府承诺要简化审批手续,建成一个液化天然气接收站最快也需要2年时间,远水不解近渴。不过邻国荷兰建有相当规模的液化天然气接收站,近年不断扩容,德国与荷兰之间的天然气管网又是现成的。这一替代来源对目前的德国来说应该是最现实的。德国此前之所以没有选择从荷兰引入天然气,是因为俄罗斯的天然气更便宜。如今眼见北溪一二号都靠不住了,价钱高低德国已经不会计较。荷兰已经宣布将扩大液化天然气的进口规模,更巴不得德国来买,你情我愿。这可能是当前德国的最好选项。


德国储气规模是欧洲最大的,可满足全国半年以上的天然气需求。在过去10年时间里,天然气储量丰富且价格低廉,季节差价波动不大,使得储气几乎没有经济性。但去年底席卷全球的能源危机让全球天然气价重回高位。今年俄罗斯天然气潜在的断供风险更加剧了能源危机,需求量大的冬季价格更会创出新高,储气将变得重新盈利。所以储气是德国天然气替代方式的第二选项。


电转热则是第三个选项。德国常见的电变热装置包括新能源与热泵两种。先说新能源。目前德国大型新能源电变热装置经济效益并不好,原因是此类用电必须缴纳可再生能源税。不过,德国新一届政府已计划从明年开始完全取消可再生能源税。甚至有分析认为,视天然气价格走势不排除年内就取消可再生能源税的可能。这将有助于提高此类大型电转热装置的经济效益。一般来说,新能源发电装置全负荷时间800~1000小时就可盈利,在负电价情况下负荷时间还可更短。到2025年,德国风能和太阳能发电比例将超过55%,预期每年约有1000多小时的多余发电时间,转热装置有望转亏为盈。


而此时遭遇的俄气断供风险,更会促使德国加速新能源电转热的商业化。再说热泵。德国目前约有9万台热泵,多数规模都不大,总功率约1000万千瓦,目前已经有一部分集成到了虚拟电厂系统。按照德国热泵协会的估算,到2050年,德国至少需要1700万台热泵才能完成供热转型,用于现货和调频服务辅助市场。从经济角度来看,发展热泵比买替代气源要划算得多,因为大多都是用户自己掏钱,理所当然发展热泵也会成为德国替代天然气供应的一个选项并加以扶持。


更多的分析则认为,俄罗斯天然气断供风险对德国最大的影响将是加快其能源转型的步伐。回首过去,德国早期能源转型的初始原因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两场能源危机,不是因为环境保护,更不是因为碳中和。德国政府最早能源转型依据是建立在能源危机基础上的。这一次再次印证了能源自给的重要性。换句话来说,发展可再生能源对德国而言是彻底解决能源短缺的终极办法。估计德国可再生能源将马上进入发展黄金时期,相关股票近期可能也会大幅上涨。


本文整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57
2
0
评论 (0)
智燃网致力于推动智慧燃气发展,提供智慧燃气解决方案,为中国燃气信息化进程助力
忘记密码?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注册
返回账号登录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