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抑制化石能源开采

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抑制化石能源开采

2022-03-28


2021年1月,美国前总统、共和党人特朗普正式卸任,标志着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天然气生产国以及石油天然气以美元交易的锚定国,其对传统化石能源的政策支持已经结束。美国现任总统、民主党人拜登上台后重返《巴黎协定》,并表示美国政府不会继续鼓励扩大化石能源开采,美国政府的能源安全目标从能源独立向清洁能源独立转变,并大力支持传统能源企业积极向新能源方向转型发展。

面对世界范围内来势汹涌的“新能源革命”,OPEC国家和世界其他主要产油国在“限产不增产”问题上保持了高度一致,主要原因在于:此次世界各国的新能源发展浪潮极大动摇了石油在世界经济、工业以及能源体系中的地位,触及主要产油国核心利益。相关国家认为,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的历史浪潮已经来临且不可逆转,加之新冠疫情这一催化作用,主要产油国之前通过低油价抑制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政策已经不可持续,越来越高的“碳中和”呼声促使OPEC集团为石油市场可持续性来平衡油价的动力减弱。在新能源替代化石能源之前,化石能源利益集团必然要达到两个目的:一是不再大规模建设新的石油生产线,维持现有供给规模,避免未来新能源替代导致石油需求下降;二是在化石能源占主导时期,尽可能多地获取经济利益。

天然气方面:由于天然气运输极大依赖管道、LNG接收站和门站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天然气运输的灵活性不及石油运输,故天然气市场较石油市场存在较强的地域性差异,且价格联动性较弱。天然气价格最高的是欧洲市场,由于本就存在的俄欧政治对峙,加之新冠疫情导致各国国内经济受挫,急需寻找外部矛盾转移国内矛盾,俄欧政治博弈受到新冠疫情的催化作用激烈程度进一步上升。欧洲多年来一直发展新能源发电和天然气发电等清洁能源发电项目,极力推进“碳中和”进程。在此情况下,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制裁”无疑是相当有效的经济和政治策略,况且俄罗斯在天然气出口限制的同时会带动天然气价格上升,自身也获得一定的经济利益,已弥补欧美对俄制裁所造成的损失。

国内方面:2020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2030前实现碳达峰、2060前实现碳中和的减碳目标,一年多以来,我国各地方政府全力推动碳减排进程,但期间也出现个别地区短期“运动式”减碳现象,对煤炭产能增速造成一定影响,放大了我国煤炭价格的波动幅度。2021年10月以来,国家有关部门积极协调增加煤炭产能,准确把握煤炭在“双碳目标”实现中的地位,国内煤炭价格出现了明显的回落。

248
2
0
评论 (0)
智燃网致力于推动智慧燃气发展,提供智慧燃气解决方案,为中国燃气信息化进程助力
忘记密码?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注册
返回账号登录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
立即登录
快速注册